2012年8月29日星期三

小光:《教会在中国的未来走向》连载(第一章)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 ccta2009.org    2012年08月29日

作者:小光

(该著作于2007年春在北京由家庭教会出版;2009年由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在美国波士顿出版)

 

第一章、建立正确的属灵历史观

本章所要探讨的主题,是怎样建立基督徒的正确历史观。也就是说,我们怎样尽量从上帝的角度来看待历史和理解历史。简而言之,我们称之为“属灵的历史观”。

一、属灵的历史框架

在探讨教会在中国的未来走向这一令人肃然起敬的课题之前,我们首先需要建立清晰而完整的世界教会历史框架。这个历史框架的建立,不只是知识的简单积累,而是要试图从上帝的角度来看待整个教会的历史,从而构建属灵的视角框架,然后再将基本的神学理论嵌入这个框架。这样,我们才有可能从更高的层次来定位中国教会的历史,以及探讨中国教会的未来方向。

当我们决定从属灵的角度来看待世界教会历史的时候,马上就会感到需要更上一层楼,那就是,要从上帝的角度来看待整个人类历史。因为教会的历史才大约2000年,而作为教会之前的漫长人类历史,从上帝的角度来看,意义何在呢?上帝在其中的意图和手笔是什么?明白这一点,对我们理解教会历史有重大的意义。

作为基督徒,我们需要从灵性和理性这两个角度来看待人类历史,才能明白历史的真正含义,即所隐含的属灵意义——上帝的计划和旨意。人类历史中的人物、事件和时间地点,仿佛都是砖石瓦料,而整体的“历史建筑”才是真正的意图。因此,在本书中,让我们竭力保持一个思维角度,这个角度如同脊柱一样重要,那就是,从上帝的角度来看事情,意义何在?换而言之,上帝是怎样看待这些事情的?

那么,要想从上帝的角度来学习和理解人类历史和教会历史,最好也是最准确的方法就是研究学习上帝的思想和教导,以及他的作为和预言,而这些内容,都已经记录在《圣经》中了。上帝向整个人类所说的话,都在《圣经》中;只有通过学习《圣经》,我们才能够透过历史的表面,看到上帝贯穿人类历史和未来的旨意和计划。

二、人类历史的两大组成部分

从《圣经》的角度来看,人类历史的过程可以通过几个重要的坐标进行定位,分别是:上帝创造天地和人类;始祖犯罪;诺亚方舟;旧约的设立;律法的颁布;耶稣基督的诞生受死和复活升天;天国在圣灵中降临;教会时代;耶稣基督再来和千禧年;世界末日。

人类的历史是上帝拯救人类的历史,主要是由两部分组成:《旧约》的历史和《新约》的历史,这两者之间的分界点,就是耶稣基督的生平时期。注意,这里所说的《旧约》历史,是指《旧约》中所记载的历史,从《创世记》开始。《新约》的历史是指基督教会的历史。

第一部分、旧约的历史:律法的时代—拯救计划的

预备阶段

1、世界和人类历史的开端

历史的承受者是人类,而不是物质世界和动物。当我们说“人类历史”的时候,这一名词的含义并不包括物质世界和动物的历史。而根据《创世记》可知,相比之下,在这个世界中,虽然人类的历史是最短的,但却是世界历史舞台上的主角。

首先,让我们翻开《圣经》的第一页,《创世记》1:1-5中说:“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上帝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然后,在接下来的五天中,上帝分别创造了天地、地球上的洋海陆地、植物、日月星辰、动物(飞禽走兽鱼类)和人类。其中,人类是上帝在第六天创造的,在《圣经·创世记》1:27-28中是这样记载的:“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上帝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怎样理解“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这句话呢?在神学中,大致有这么几个观点来说明这个问题:

1、人类的外在形像是仿造上帝的形像创造的。

2、人类的理性思考能力反映上帝的形像。

3、人类的自由意志反映上帝的形像。

4、只有人类拥有灵魂,反映了上帝的形像。

5、只有人类拥有思考上帝的意识,并且有崇拜和与上帝交流的愿望和能力,这反映了上帝的形像。

在人类堕落之后,在“因信被上帝称义的人”与“不被上帝称义的人”之间,所反映的上帝形像到底有什么不同,这是一个有趣的神学问题。至少,作为基督徒所反映的上帝形像,我们可以尝试用一个比喻来解释:

我是一个有孩子的父亲,常常听到有人对我说:“看,你的孩子长得多么像你!”这样的说法说明了两点:一、因为孩子是从我的生命里面而出的,所以是仿造我的形像而孕育诞生的;二、在我孩子的生命里面,同时也有我的生命。这一点是最为重要的,是父(母)子关系的本质,是无法否定的。这两点,还让我们想到《圣经·新约》中耶稣在《约翰福音》14:20中的教导:“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

第七天,上帝创造的工作完毕,就安息了。然后,根据接下来的记载可知,作为上帝最早创造的两个人:亚当和夏娃,在幸福快乐的伊甸园里,由于受到蛇的引诱(根据《圣经·启示录》12:9可知,这条古蛇就是魔鬼撒旦),违背了上帝的命令,犯了罪,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实。结局是被逐出伊甸园,整个人类和世界都因此受到诅咒,罪在人的生命和人性中不断遗传,魔鬼撒旦开始通过罪来统治这个世界和人类,“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翰一书5:19)”,有着上帝神圣形像的人类沦为罪的奴仆(约翰福音8:34;罗马书6:6)。

这里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在人类犯罪之前,罪就已经存在了。根据《圣经》记载,这种罪是从撒旦传递到人类身上的,而实现这一点的关键是,人类要违背上帝的命令。也就是说,撒旦通过这棵树上悦人眼目的果实,以及追求特殊权利的说法,即从“物质和权利”的角度,成功引诱了夏娃犯罪,然后夏娃又引诱了亚当犯罪。

2、救恩的预备和发生

在这里,我们不仅要问:为什么上帝要将分别善恶的树放在伊甸园里呢?如果没有这棵树,亚当和夏娃就不会吃上面的果实,岂不是就不会犯罪了吗?

针对这样的问题,我们首先需要澄清一个概念:什么是罪?罪是什么?

最简单的答案是,违背上帝的旨意就是犯罪。作为魔鬼之首的“撒旦”这一称呼,在希伯来原文中的含义是“抵挡者”。也就是说,这位魔鬼“撒旦”是抵挡上帝及其旨意最严重的那一位代表,是邪恶和撒谎之父(约8:44)。

那么,根据这种对罪的定义和理解,我们就可以从《圣经》中的这段记载看出,当亚当和夏娃听从来自撒旦的罪的引诱,决定吃善恶树上果实的那一刻,就违背了上帝的命令,于是犯了罪。结果就是,罪进入了他们里面,而接下来的行为,就成为“罪行”。这一点,对于基督徒来说是容易理解的,因为《圣经》教导说,罪是从我们里面发出的,然后才表现在行为上(太12:35;罗7:8)。这一点,不同于许多其它宗教或无神论思想对罪的定义和理解。

这样,问题就容易理解了。即使没有那棵树在那里,撒旦也会通过其它的方式,来引诱亚当夏娃违背上帝的命令而犯罪。因为在《创世记》中,上帝给人类的命令有几条。例如首先是“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此外,还有“耶和华上帝将那人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创世记2:15)”。最后一条命令是:“耶和华上帝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16-17)由此看来,撒旦可以有多个选择来引诱人类犯罪,但是,他选择了让人类违背上帝最为具体的一条命令;而这一选择其实却成就了上帝的旨意。

因为上帝是全能、全知、全在和全智的,他知道撒旦要引诱夏娃和亚当,但同时他也尊重亚当夏娃的自由意志,于是出于爱,他在亚当夏娃犯罪之前就预备了拯救计划。这个拯救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将分辨善恶的果树放在园子里。因为根据《圣经》整体的教导,人若犯了罪,必须要先悔改,才能得到拯救;而悔改的必要前提是知罪。这就是为什么在后面的《新约》中,施洗约翰和耶稣传福音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当悔改(参看马太福音3:2;马可福音1:5)。”也就是说,在亚当夏娃决定听从撒旦似是而非的道理,违背上帝旨意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犯了罪。紧接着,因为立刻吃了分辨善恶的果子,他们就立刻知罪而有羞耻感了(创世记3:7)。

这样,通过上帝奇妙而智慧的安排,人类在犯罪之后最短的时间里就知罪了,提供了悔改并蒙受拯救的前提条件。救恩就这样立刻发生了。因此,全人类都应该感谢上帝将分别善恶的果树放在那里。而由此我们也看出,撒旦的计谋是无法与上帝的智慧相提并论的。

3、救恩的计划

接下来,上帝对人类的救赎计划进一步展开。在《创世记》3:15中,上帝在审判亚当夏娃和蛇的时候说:“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这是针对耶稣基督的预言。

在《创世记》15:1-21中,记载了上帝与亚伯拉罕立约的过程。为了更好地理解这段记载,我们需要知道古代的近东文化特点。亚伯拉罕的时代大约是在公元前1900年,在当时的文化中,君王与诸侯之间有立约的习惯。君王为了号召诸侯臣服保持和平,就召集诸侯立约。立约仪式是这样的:将一些牲畜杀死并劈成两半,摆成两行,让诸侯从中间走过,表示如果违约,就会象这些牲畜的下场一样。历史中有明确的记载,曾经有违约的臣候就遭到了这样的惩罚。注意,由于君王号召秩序,他不需要从牲畜中间走过去。

那么,根据这样的一种时代文化背景,我们就会容易注意到,在上帝与亚伯拉罕立约的过程中,《创世记》在15:17中记载说:“日落天黑,不料有冒烟的炉,并烧着的火把,从那些肉块中经过。”这一点显然是奇怪的,因为亚伯拉罕并没有从那些肉块中走过,而是上帝从肉块中走过去了。这无疑是令人惊讶的,《圣经》中用了“不料”一词来表示这种文化反常的现象。难道上帝不知道是应该让亚伯拉罕从肉块中走过去吗?当然知道。然而,上帝的意思是,如果人类违约,他就会承担违约所当受的惩罚——身体破裂而死。而上帝当然也知道,人类的罪性决定了人类必然会违约的。原来,这就是上帝精心安排的拯救人类的计划。上帝的爱就在此显明了(罗马书5:8)。

关于上帝与亚伯拉罕立约的内容细节,请参看《创世记》12:1-3;17:1-14;在《出埃及记》34:1-28中,上帝又通过摩西向以色列人重申所立之约。上帝与亚伯拉罕立约的时候,中国正处于夏朝时期。

4、救恩的预表和律法的时代

上帝通过启示,将拯救的计划不断向人类预示。在《出埃及记》12:1-20中,记载了上帝告诉在埃及为奴的犹太人宰杀一岁的公羊羔,并将羔羊的血抹在“左右的门框上和门楣上”一共三处,凭这个记号,以色列人的长子就会得救而不被天使击杀。上帝还将这一天定为逾越节,让以色列人世世代代持守这个节日。这毫无疑问是对耶稣基督带来救恩的预表。更令人感到奇妙的是,耶稣被钉十字架流血牺牲的那天,正好就是逾越节。注意,根据犹太人的习惯,一天的开始是从日落开始,因此一天中的第一顿饭是晚餐。耶稣吃完逾越节的晚餐后被捕,然后在白天被钉十字架,是属于逾越节的同一天。

以色列人获得自由离开埃及后,在旷野中漂流四十年,期间上帝赐给他们完备的律法体系。上帝首先让以色列人经历一系列包括天降吗哪、跨越红海的伟大神迹,之后在《出埃及记》20:1-17赐下十条诫命,作为律法的宪法。然后,上帝在《利未记》、《民数记》和《申命记》中,晓谕摩西颁布了一系列详细的法律条文,其中包括以献祭为主的宗教条例。从此,旧约的历史进入律法时代。

根据《罗马书》3:20可知,律法时代的意义在于,让人类具体详细地知罪,并且承认没有人能够完全遵守律法,无人能够因律法称义。也就是说,没有人能够拯救自己脱离罪,人类在律法中没有希望。然而,这却是上帝拯救计划的预备阶段。

5、 救恩的预言

救恩的预言主要是针对耶稣基督的预言。这样的预言在《旧约》中有几百处,下面我们只是从中列举一二。

首先,《以赛亚书》第53章,对耶稣基督进行了详尽的描述性预言。例如,53:7-8说:“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他象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象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因受欺压和审判他被夺去。至于他同世的人,谁想他受鞭打,从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过呢?”

在53:11-12中又说:“他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有许多人,因认识我的义仆得称为义,并且他要担当他们的罪孽。所以我要使他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分掳物。因为他将命倾倒,以致于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却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

然后,在《但以理书》9:24-27中,预言了耶稣基督被杀死的准确日期。这段经文说:“你当知道,当明白,从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时候,必有七个七和六十二个七。正在艰难的时候,耶路撒冷城连街带濠都必重新建造。过了六十二个七,那受膏者必被剪除,一无所有。必有一王的民来毁灭这城和圣所,至终必如洪水冲没。必有争战,一直到底,荒凉的事已经定了。”

当先知但以理的预言在耶稣身上准确应验之后,人们才计算得出:7X7+62X7=483。历史证明,从《圣经·以斯拉记》中记载的波斯王下令重建耶路撒冷开始算起,直到耶稣被杀死,期间共计483年,一天都不差。并且之后在公元70年,罗马军队前来毁灭了耶路撒冷和圣殿,犹太人被掳走,从此开始了长达近1900年的流亡历史。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于1948年才重新在原来的土地上建国。

然后,我们来看《撒迦利亚书》11:10-13,其中说:“我折断那称为荣美的杖,表明我废弃与万民所立的约。当日就废弃了。这样,那些仰望我的困苦羊,就知道所说的是耶和华的话。我对他们说:‘你们若以为美,就给我工价,不然,就罢了。’于是他们给了三十块钱,作为我的工价。耶和华吩咐我说:‘要把众人所估定美好的价值,丢给窑户。’我便将这三十块钱,在耶和华的殿中丢给窑户了。”

如果对比《马太福音》27:3-10,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段预言的内容和精确性都是令人惊奇的。

关于对圣灵在新约时代降临入住基督徒的预言,《以西结书》36:24-27无疑是十分精彩的,这里预言说:“我必从各国收取你们,从列邦聚集你们,引导你们归回本地。我必用清水洒在你们身上,你们就洁净了。我要洁净你们,使你们脱离一切的污秽,弃掉一切的偶像。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使你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

6、沉默的时期

《旧约》中的最后一书是《玛拉基书》,其中最后一段经文4:4-5是这样说的:“你们当记念我仆人摩西的律法,就是我在何烈山为以色列众人所吩咐他的律例典章。看哪!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他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免得我来咒诅遍地。”这里不仅重复了律法的意义,而且预言了施洗约翰和耶稣的到来,以及福音的到来:天父和人类儿女的关系恢复。

在《玛拉基书》之后,以色列人在400年的时间里没有听到先知的声音,旧约的时代即将结束了。

第二部分、新约教会的历史:恩典时代——拯救计划的

实施阶段

1、耶稣基督的历史角色

公元前后(中国的西汉末年),正如《旧约》中所预言的那样,耶稣被圣灵感孕,童女所生。又如《约翰福音》第一章所说的那样,上帝来到这个世界,成为肉身人类,成为耶稣基督这个历史人物,同时他也保持着完全的上帝性。从耶稣诞生到升天的短短几十年时间,成为人类历史的分水岭。人类从此步入《新约》的福音时代。

《马太福音》3:1-3说:“那时,有施洗的约翰出来,在犹太的旷野传道,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这人就是先知以赛亚所说的,他说:‘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马可福音》1:14-15说:“约翰下监以后,耶稣来到加利利,宣传上帝的福音,说:‘日期满了,上帝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

耶稣的到来,应验了旧约中对他的预言:“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路加福音24:44)’”不仅如此,耶稣基督还在承担人类违背《旧约》所应得惩罚的同时,用自己所流的血与人类立了新约,“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这个新约昭示着始于伊甸园的、上帝对人类的拯救计划,开始进一步全面的实施。

关于《旧约》中对耶稣的预言,历史中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预言是如此精确,是否都是在耶稣之后才写成的?这个问题是如此尖锐,直到1947年人们发现了《死海书卷》,才完全证明了《旧约》的内容及其伟大的预言,都是在耶稣之前写成的。我们知道,最晚的《玛拉基书》也是在耶稣基督之前400多年完成的。因此,这样伟大的预言无疑是来自上帝,而完全符合预言的只有耶稣基督这一位历史人物。

《死海书卷》被发现的详细情况是这样的:1947年,一位约旦的牧羊人发现一只羊陷在沙子地里,当他把羊拉出来的时候,发现地上出现了一个洞口,里面似乎是巨大的墓穴。一些法国的考古工作者闻讯赶来,在这里面发现了《死海书卷》,这是现代考古学的重大发现。《死海书卷》是古时犹太教的一个派别——昆兰派所使用的经书,其中抄写了《旧约》的大部分内容,伟大的预言书《以赛亚书》与现在的版本相比,全书中只有一个单词和十几个字母的细微差别,且不影响意思。经过学者论证,《死海书卷》至少是公元前100多年的作品。这一点,彻底击败了那种攻击《以赛亚书》的预言是在耶稣之后才写成的说法。

此外,《旧约》圣经对耶稣的预言,不仅仅是关于他的受死和复活,还包括其它一些重要内容。我们来看《路加福音》24:44—49说:“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又对他们说:‘照经上所写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从死里复活,并且人要奉他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邦。你们就是这些事的见证。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在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

[1]根据这段《圣经》的原文明确可知,《旧约》圣经还预言了“人要奉他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邦”,以及圣灵的降临。也就是说,“大使命”是在《旧约》中就已经预言的,在新约时代将会变为现实。这是耶稣亲口所说的。

在《约翰福音》20:21-22中:“耶稣又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说了这话,就向他们吹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这里,我们不仅看到耶稣的使命是通过圣灵在门徒身上继续传递进行,还仿佛看到了《创世记》中上帝造人那一幕的重现。

2、公义与怜悯、律法与恩典的悖论

《约翰福音》3:16-21说:“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因为上帝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上帝独生子的名。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但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上帝而行。”

耶稣的到来、受死和复活,还有一个伟大的意义。那就是,他解决了公义与怜悯以及律法与恩典之间的矛盾。

《圣经》中反复告诉我们,上帝是公义的,他颁布的律法就是证据。《诗篇》50:6中说:“诸天必表明他的公义,因为上帝是施行审判的。”上帝在《阿摩司书》5:24也表达了他对人类的要求:“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但同时,《圣经》中又用大量的篇幅说明上帝是充满怜悯的,有丰富恩典的。那么,我们不仅要问,如果上帝是公义的,那么每个罪人都会下地狱,“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马书3:23)”。但这样一来,上帝的怜悯何在?如果上帝是充满怜悯的,宽恕每个人的罪,让所有人都进入天堂,那么,他的公义何在?

显然,公义和怜悯,律法与恩典,是自相矛盾的,怎么能够同时存在呢?但是《圣经》中却说,上帝同时具备这两个特点。例如,在《诗篇》116:5中说:“耶和华有恩惠、有公义,我们的上帝以怜悯为怀。”

曾经有一位伊斯兰教学者,他在研究《古兰经》中的一个课题:关于真主的公义和怜悯。他后来发现文章做不下去了,因为《古兰经》中强调真主是公义的,同时也是怜悯的,真主是“严厉惩罚、博施恩惠的主”(《古兰经》40:3),但是这两点怎能同时存在呢?《古兰经》中并没有提供解决这个悖论的答案。

但是在《圣经》中,却针对这个问题提供了完美而奇妙的答案:上帝来到这个世界,成为肉身的人子,替人类的罪死一次,完全了律法的公义;同时让所有相信耶稣是救主基督的人,都可以因信称义而得到永生,这正是上帝丰富恩典和怜悯的表现。这样,恩典和律法,公义与怜悯,新约和旧约,同时都在耶稣基督的身上得到完全的履行,并彰显见证在十字架上。整本《圣经》的中心线索是上帝的拯救计划,而中心角色是成就救恩计划的耶稣基督。

这就是《希伯来书》中重点阐述的一个主题。特别是在第八、九、十章中,耶稣基督的角色和意义得到充分的神学性论证。《希伯来书》9:15说:“为此,他作了新约的中保,既然受死赎了人在前约之时所犯的罪过,便叫蒙召之人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这里说的前约,就是旧约,显然是与《创世记》15:1-21中的记载相呼应的。即上帝兑现了自己设立旧约时的承诺,替人类的违约罪行担当了死刑的惩罚。

这样,公义和怜悯、律法和恩典,同时成就在相信耶稣基督的人身上;罪、死亡和撒旦的权势也同时在十字架上被钉死。耶稣基督正是带着这样的使命,愿意在十字架上牺牲。他在十字架上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成了。”(约翰福音19:30)

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一位法官判决一个年轻的女孩驾车超速,罚款200美元。判决完毕,锤子一敲,这位法官就脱下法衣,掏出一张支票,写了200美元替这个女孩交了罚款。原来,这位法官是这个女孩的父亲。这样,公平和宽恕就同时成就在这个女孩身上了。但前提条件是,这位法官必须甘愿替女儿受罚,其中关键的一点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父子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圣经》中反复说,耶稣是替我们死,我们和上帝之间是父子关系。

后来,有人将《圣经》中的这个答案告诉了那位伊斯兰教学者,他仿佛在迷茫中看到亮光,接受了基督信仰。

3、教会提升人类的整体文明层次

2000年前,耶稣基督来到这个世界中,将真理的火把丢在地上,教会在圣灵的烈火中诞生,上帝的国度开始在地上推进、征服和拯救。

根据《使徒行传》2:1-4,在五旬节那天,圣灵在耶路撒冷降下,落在一群正在聚会的耶稣门徒的头上,并充满他们,于是,基督的教会诞生了。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

“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象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教会最直接的意义在于,通过这个基督徒在世间的团体,在圣灵的作为中,救恩的福音向全人类传播,拯救灵魂的工作在不断进行,教会在万族中不断建立,直到耶稣基督再来。基督的(无形)教会仿佛是屹立在黑暗世界中的灯塔,诅咒海洋中的诺亚方舟,又好象罪性洪水猛兽中的安全岛,是撒旦无法进入的属灵城堡。在2000年的历史中,不计其数的灵魂呼求主耶稣的圣名,悔改而进入教会,罪得赦免并得救承受永生,如今在天堂里与主耶稣、亚伯拉罕一同坐席(太8:11)。

教会在人类历史中的出现,不仅承担着实施上帝拯救人类的伟大使命,而且还因此将人类带入了前所未有的高层次文明。在下一章中,我们将探讨世界教会历史。从整个世界教会历史的整体来看,或者是从某个国家和民族的具体教会历史来看,都能看到基督教所带来的伟大文明。尤其是近代西方的科学文明、政治文明、法制文明、教育文明和经济文明,其实都是基督教的文明成果。并且,这些文明成果为全人类所共享,而不只是局限于教会内部。

教会为什么会产生这些文明呢?这些文明显然都是信仰真理的副产品。这需要我们从灵性和理性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从灵性的角度,由于教会具有上帝赋予的属灵权柄,能够胜过黑暗邪恶的势力和罪的统治——这些将人类带入野蛮状态的因素,因此,文明的力量就在人类中通过教会作为载体不断壮大。此外,由于圣灵通过教会和基督徒在这个世界中运作,就等于是耶稣基督通过教会居住在人类当中。因此,天国的文明具有巨大的辐射性威力,能够直接影响人类。

从理性的角度来看,因为教会向人类宣讲福音真理,让所有相信的人们竭力遵行《圣经》中的真理原则。当基督徒的人数在一个地区或一个国家超过一定比例的时候,这种《圣经》的真理就会带来全新的文明。这种影响首先是人们对异教信仰的抛弃,其次是接受全新的基督教信仰及其伦理道德体系,并改造更新社会,最后将整体文化更新,进入高层次的文明,即天国的文明,或称为上帝国度的文明。

在这里,我们需要强调文明的含义。有人认为,一个民族的武力强大和富裕就是文明的标志。这是一种片面的误解。人类所需要的文明,最优秀的是来自上帝国度的文明。这种文明的成果包括:敬拜和敬畏唯一的上帝(以耶稣为基督为定位)、国力强大、经济富裕、教育发达、高尚的伦理道德、健全的法律体系,还有《圣经》中要求的男女平等和人人平等,等等人权的概念、公义政治的概念。《旧约》时代的以色列就是这样的文明模式,尤其是在大卫王和所罗门王的时代。在美国的历史中,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这种文明的模式。

根据这种文明的标准,我们还能看到,世界人类历史中有哪一种宗教和文化的文明,可以与基督教的文明相比呢?显然是没有的,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因为天国文明是上帝真理的文明,是文明在地上的最高表现形式,而这种文明的唯一载体就是圣灵所充满的教会。上帝通过教会和基督徒与全人类接触,通过圣灵与每个人接触,因此人们能够被最高层次地文明化。正如基督徒不断被基督的真理和圣灵所更新,人类整体也被教会的文明所熏陶和改良。

尽管如此,只有相信耶稣基督为救主,心灵中有圣灵的人才能够最终进入天堂,享受永生。上帝的拯救是面向全人类的,但是每个人都有自由意志的选择权利,上帝尊重人的选择,就如同他在伊甸园中尊重亚当和夏娃的自由意志所做出的选择。但是上帝爱人类,他在人类做出选择之前,就已经警告错误的选择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悲惨代价:“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人类通过自由意志可以做出任何选择,但是却不应该选择违背上帝。这是永恒的真理。

4、神学对人类思想和社会的影响

神学是人类对《圣经》内容的接受、理解、诠释和应用而形成的真理思想理论体系。因为《圣经》是上帝对人类的启示,所以神学也可以说是对上帝思想的研究学习成果。上帝通过《圣经》的启示显然是高于人类智慧的真理,势必对人类思想产生启蒙和教导作用,从而衍生出高层次的思想成果和社会文明。

神学从一开始产生,在耶稣时代和保罗时代,就对世界开始产生深刻的影响。在整个教会历史中,我们看到神学对人类思想和社会的影响分为两个方面:纯正神学的美好影响和错误神学的可怕影响。

《使徒行传》17章中记载了基督教神学和希腊哲学的第一次碰撞。对于当时的希腊哲学家来说,基督教神学主要是“传讲耶稣与复活”的道理(17:18),听起来是奇怪的。然而,仅仅三百多年后,基督教神学就在希腊文化环境中的罗马帝国势力范围内获得了全面胜利。公元五世纪奥古斯丁的皈依,标志着“希腊哲学转型为基督教哲学”。[2]

公元476年,当西罗马灭亡后,野蛮民族占领整个欧洲。然而,基督教用500年的时间,就全面教化了野蛮民族,并将欧洲各国基督教化。有人说:“整个欧洲的文明都在保罗宣教的轮船里。”事实上,从整体上来看,整个西方的文明都是基督教的伟大成果。

到了中世纪,由于神学理论中政教合一的错误,教会属灵无形和属世有形特征的混淆,导致了可怕的后果。异端裁判所和十字军东征,都让欧洲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文艺复兴运动尽管是反基督教的,但是由于教皇们和学者的热心参与,将基督教融入了艺术中,神学思想融入了各种学术中,并极大促进了神学学术的发展,为宗教改革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马丁·路德等人宗教改革的神学思想解放了整个欧洲人的头脑和心灵,直接导致了英国清教徒思想的兴起,从而孕育了伟大的美国基督教文明,并衍生了政治、教育、经济、科学、法制、艺术、军事和价值观等高层次的社会成果,成为迄今人类历史中最先进的文明。

启蒙运动的理性主义,起源于笛卡尔的神学思想,尽管他的著作是探讨怎样从理性的方式认识上帝的真理,但是有些人却迅速采用这种方法反对基督教,并有意无意地将笛卡尔标榜成反基督教的理性先锋。这种理性思维的模式,导致了近代科学的兴起,而近代科学的伟大奠基者,基本上都是一些基督徒。以著名的科学家牛顿为首,他不仅是虔诚的基督徒,本身还是神学家,著有一些神学著作。但是,在如今的时代中,有人总是试图将这些真相掩盖和混淆。

启蒙运动也导致了许多神学思想上的偏差,19世纪三位德国著名的思想家:康德(哲学家)、黑格尔(哲学家)、施莱马赫(神学家)的哲学和神学思想,出现了严重的自由主义偏差。再加上达尔文进化论对神学思想和基督教信仰的挑战和冲击,随后导致了马克思的思想理论产生,共产主义的兴起,给半个世界的人类带来了痛苦和羞耻的恶梦。

这种神学错误思想的影响,带领德国教会和社会走上了错误的方向,并最终导致了希特勒社会主义政治(纳粹)的崛起,给整个欧洲带来了极大的灾难。然而,德国人是世界上理性最发达的民族,这是公认的。

如今,尽管西方世界仍然享受着基督教文明的成果,基督徒的人数仍然占多数,但是由于信徒属灵生命的软弱,教会的荒凉,纯正的神学思想缺乏与时俱进的发展,使得基督教对整个社会的影响继续日益减弱。

这就是我们所处的历史时代。愿上帝能够让我们在世的时候看到,神学思想将产生重大发展,击败世俗哲学和错误神学的进攻,将人心夺回,复兴教会,并在人类社会中塑造出更高层次的文明。

5、世界和人类历史的终结

《圣经》中所预言的末日,就是人类历史在这个世界的终结。在四福音书中,耶稣多次预言了世界末日。

耶稣在《约翰福音》6:40中说:“因为我父的意思,是叫一切见子而信的人得永生,并且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对基督徒来说,末日是令人盼望的。

耶稣还在《马太福音》24:29-31说:“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万族的哀哭,一定是后悔莫及的哭喊。

对末日最为详细的预言和描述,是在《圣经》的最后一书《启示录》中。根据书中的记载,末日的情景是令人恐惧的,那时悖逆的人们就明白上帝是烈火,上帝审判的日子是何等可怕。这里需要注意的,在《启示录》中,首先记载了耶稣对七个教会的评价和指导,然后才用大量的篇幅对末日进行描述。这里不禁再次让我们感到,基督的教会在人类的历史中具有何等重要的地位和职责。

在《启示录》第20章中,还说明了在世界末日之前,地上的人类将会经过一个美好的阶段,即千禧年时代。在这个一千年的阶段里,耶稣亲自与一些圣徒作王管理人类。这个期间,因为撒旦被捆绑,世界和人类的情况一定是无比美好。中国人要特别注意20:1-2的内容:“我又看见一位天使从天降下,手里拿着无底坑的钥匙,和一条大链子。他捉住那龙,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旦,把他捆绑一千年。”

这不禁让我们想到,这个千禧年的世界,可能就是《创世记》中始祖亚当和夏娃犯罪之前的世界情况再现。唯一不同的可能是,当时撒旦在伊甸园里似乎能够自由活动,而千禧年中撒旦却处于被捆绑的状态。

千禧年之后,撒旦被释放,世界和人类重新陷入混乱。然后,末日才到来,上帝就审判魔鬼和人类。之后,天地都被废去,象一件衣服被卷起来(来1:12),被新天新地所代替(启21:1),“圣城新耶路撒冷由上帝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装饰整齐,等候丈夫(启21:2)。”由此可以看出,基督教会就是这个新耶路撒冷的预表。人类在新约中的历史,其实就是以教会为坐标的历史。

这样,世界历史就结束了。人类从最初被创造,因为违背上帝而犯罪,走过了漫长的历史过程,经过上帝真理的拯救、更新和重建,最终进入了上帝的世界。就如同以色列人违背上帝的命令,在旷野中流浪40多年,然后才进入迦南美地。上帝的世界何等美好,“……‘看哪,上帝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上帝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上帝。上帝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坐宝座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启21:3-5)

总之,从历史的整体角度来看,人类的历史应该被称为是上帝拯救人类的历史,并且在拯救的过程中,人类最终因着耶稣基督的救赎而进入天国——上帝的世界,而不是回到《创世记》中的起点状态。人类及其这个世界,终于从属肉体的物质层次上,螺旋式上升到上帝的天国世界中。

从属灵的角度来看,我们也许可以这样说,上帝对世界和人类的创造过程,到这个时候才全部完成(罗8:22)。


[1] 这是美国神学院中一位宣教学教授的观点。

[2] 谢文郁,《约翰福音和古希腊哲学》,刊登于《外国哲学》,北京大学外哲所主编,北京,2004年3月。


本书购买链接: https://www.createspace.com/3391580

http://www.amazon.com/Direction-Churches-Simplified-Chinese-Version/dp/1448644437/ref=sr_1_4?ie=UTF8&qid=1346215943&sr=8-4&keywords=Hsiao+guan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