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9日星期三

单传航:中国东汉使者甘英曾抵达安提阿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  ccta2009.org  2012年8月30日

本文节选自本协会2009年出版的单传航的《新疆基督教史——兼地区简史》第一章“新疆地区历史概况”的脚注13

中外历史学家公认,关于中亚和新疆地区的古代历史,最早的文字记载来自中国汉朝的历史资料。正是汉朝的中国官方,通过前后派遣张骞和甘英出使西域,正式记载了联接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和西域的异族风土人情。
image
根据南朝·宋历史学家范晔的《后汉书》,公元97年(汉和帝永元九年),东汉驻西域都户将军班超(驻今新疆塔里木盆地北缘的库车附近),派遣其副将甘英出使大秦(或犁鞬,即罗马帝国),这支使团抵达了西海(地中海)东岸,当时罗马帝国的叙利亚省的首府安提阿城及其港口西流基(即51年前使徒保罗第一次宣教旅程的出发地点),然后返回。

然而,中国学术界传统的说法之一:甘英抵达了波斯湾,然后返回;这其实是一种误解

《后汉书·西域传》记载说:“和帝永元九年,都护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条支。临大海欲度,而安息西界船人谓英曰:‘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若遇迟风,亦有二岁者,故入海人皆赍三岁粮。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英闻之乃止。”

这里,“安息”就是古伊朗/波斯,其第一个帝国是阿契美尼德王朝(公元前550—前330年),领土最大的时候西至地中海,包括小亚细亚的今土耳其全境,即 “安息西界”。阿契美尼德王朝被马其顿/希腊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亚历山大死后其手下的四大将军瓜分领土。其中,塞琉古将军割据了帝国自地中海以东的辽阔疆域,自立为王,建立塞琉古帝国(公元前312—前63年,汉史称为“条支”)。这就是《后汉书》中准确的描述,即安息“后役属条支,为置大将,临领诸小城焉”。甘英出使大秦(罗马),时逢安息/波斯的帕提亚帝国时代(公元前247—后224年)。

此外,“条支国城在山上,周回四十余里。临西海,海水曲环其南及东北,三面路绝,唯西北隅通陆道。” 国城即首都,而从这里返回的路线是“转北而东,复马行六十余日至安息。”这里描述的地理特征符合塞琉古帝国(条支)的首都安提阿(今土耳其的安塔基亚 Antakya)的情况,尽管当时这里已经是罗马帝国的领土。另据,甘英来的时候“自安息西行……南行度河,又西南至于罗国九百六十里,安息西界极矣。自此南乘海,乃通大秦。”这条河流应该是幼发拉底河。罗国的位置应该是叙利亚省,安提阿是省府,但根据音译也可能是指罗马帝国。因此,总结可知,甘英计划乘船的位置应该是安提阿的西流基港口(Seleucia今土耳其的撒曼达Samandağ)。

根据同是公元一世纪的马其顿商人对丝绸之路的描述,安提阿是丝绸之路的最西端起点,然后需要渡过幼发拉底河,进入波斯帕提亚帝国继续东进(参看本书第4-5 页),这条路线与《后汉书》中记载的甘英的路线是一致的。也就是说,甘英是沿着丝绸之路旅行的,安提阿是这条线路的终点,面临西海(地中海),再往西就是中国人所不熟悉的路线。《后汉书》还对大秦的位置、首都、风俗、强大、富贵、政治体制、国王和人民进行了描述和称赞,尽管不是第一手资料。

根据《圣经·使徒行传》记载,安提阿城在基督教史中意义重大。这里不仅建立了第一个非犹太人的教会,而且这个教会还差派了第一位伟大的宣教士——使徒保罗。西流基港口是使徒保罗和教会联络人巴拿巴的第一次宣教旅程(公元46-48年)乘船出发的起点(徒13-14章)。保罗还于公元59年秋乘船穿越地中海前往罗马城,途中曾遭遇海上强风暴,漂流14天,船体毁坏,乘客勉强逃生,历经艰险,于公元60年春到达(徒27-28章)。而近40年后,西流基港的水手告诉汉朝的使者甘英,“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若遇迟风,亦有二岁者”,绝非虚言。于是,甘英望地中海兴叹,折回汉朝,结束了中国历史中元朝之前最远的一次外事访问。

而后人对罗马城的成功访问,是在将近1200年之后,由蒙古帝国元朝的皇帝忽必烈和蒙古帝国驻波斯区的蒙古宗王——第三任伊利可汗旭烈兀(Il-khan Arghun 1284-1291)派出的一位维吾尔族基督徒神甫巴·扫马所完成的。


阅读《新疆基督教史——兼地区简史》: http://www.ccta2009.org/2012/08/blog-post_25.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