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5日星期二

小光:警惕中国教会里的爱国主义异端——就赵晓现象分析借鉴纳粹德国人民教会的历史教训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编者按:最近中国各地的“抗日爱国”游行中出现的大量暴力事件,包括大学教授对不同意见的老人扇耳光,引起国人震惊。作为基督徒,在“爱国”主义的洪流中应当何去何从?下面转载的这篇2011年6月发表的论文,从基督教神学、伦理和教会历史的角度出发,论点清晰,论据确凿,论证精辟,值得基督徒们一读。


警惕中国教会里的爱国主义异端——就赵晓现象分析借鉴纳粹德国人民教会的历史教训

作者:小光    2011年

由于受到孔孟文化传统和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洗脑的影响,爱国主义的异端在今天中国的教会中根深蒂固,并不断蔓延,官方教会和家庭教会都不例外。2010年8月5-6日,在美国芝加哥的柳溪教会举行的“全球领导峰会”中,来自中国北京的经济学家基督徒赵晓先生的演讲——《中国的领导力与有十字架的变革》,标志着这一异端在中国基督徒群体中的发酵,已经进入危险状态。

孔孟儒家思想源于本土,通过血缘亲属和种族身份来划分人际关系(即界定对人的尊重或不尊重的等级),将家庭和国家界定为人生的价值中心所依赖的两个社会单元和最高负责对象。马克思共产主义思想源自德国,受到黑格尔的“国家是神权在地上的最高表现形式”的概念影响,并通过无神唯物主义认识论的解析,将国家视为人类在这个世界中的最高负责对象。自1920年代,共产主义在中国与孔孟思想相见恨晚,通过爱国主义,迅速在深受儒家影响的知识分子当中传播兴起并得胜。自1980年代,共产主义和儒家再度联姻,还是通过爱国主义,不仅深化俘虏了中国社会,还严重腐蚀着正在中国蓬勃发展但还非常稚嫩的教会。正如在1930-1940年代,纳粹希特勒政府所提倡的种族爱国主义,不仅网罗了德国人民,还成功毒害了德国基督徒的思想,将德国教会俘虏到纳粹的第三帝国,其危害持续到二战之后。

今天,在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当警醒悔改,团结齐心,全面清除“北京神学”的爱国主义异端的酵。

 

2012年9月24日星期一

国内经济专家:从基督教信仰看当今美国的经济危机与欧盟的债务危机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CCTA)  2012年09月24日

编者按:《纽约时报》2012年08月11日发表哈福大学(Harvard)历史学教授STEVEN OZMENT的评论文章《德国紧缩政策的路德精神核心》
German Austerity’s Lutheran Core,说明了马丁·路德所影响的德国基督教文化在目前德国应对欧盟债务危机的紧缩政策中,仍然扮演着重要的经济学中的伦理哲学角色(人文精神)。尽管当今世界的经济学家和政治家渐渐忘记或者故意回避马克斯·韦伯所发现并阐明的资本主义经济的基督教人文根基,但这并不妨碍德国政府领导人及其人民在实际上运用其优秀的基督教传统文化中的社会经济伦理观,不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文章披露,德国的现任总理默克尔是在东德的一位路德宗教会牧师的家庭中出生、成长并接受洗礼的。她和德国主体民众相信,基督教的古老伦理道德,是解决欧盟经济危机的良药。路德提倡“信产生爱”,因此要对穷人提供帮助,但同时必须遵循的一个前提性的原则是:给穷人借贷,意图在于让穷人恢复自给自足的能力,并让其成为能够回报社会并帮助其他穷人的人。默克尔政府不愿意借贷给一些国家的原因是,“这样的借贷并不能帮助那些穷人愿意承担起一种责任,来解决自己家庭的问题并逐渐让自己的经济实力增长,转而帮助别的穷人。”最后,文章还提到,面对伊斯兰教在过去20年里在欧洲的长驱直入和目前周边国家大声要援助的压力下,德国民众在犹太-基督教传统中,默默地为自己找到了上帝的“《大能的堡垒》”。

2012年9月13日星期四

国内经济专家:中国应全面放开基督教信仰自由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CCTA)  2012年09月13日

编者按: 随着中国市场经济和基督教信仰的迅猛发展,经济学界的一些有识良心之士,开始关注、探讨并呼吁国家当放开对基督教信仰的压制,从而造福于中国经济、社会和家庭。这些呼声虽然还不成熟,观点理论尚未形成体系,却是马克斯·韦伯和约翰·洛克的社会经济与伦理学在中国当前环境中自发而朴素的思想萌芽。下面这篇感想随笔,就是一例很好的代表。作者系中国经济界的精英人士。

中国应全面放开基督教信仰自由

作者:江梅

 

问题一:经济发展了,幸福在哪里?

经济的问题,我们研究了很多年,全民都在研究经济,发展经济,追求经济目标。现在出现的很多社会问题,是靠经济本身不能解决的。当前最迫切、最重要、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人的幸福感、社会道德等方面的问题。这个问题长期以来却被极大的忽视了,从而导致经济增长了,幸福感没有增长;生活水平提高了,人的道德下降了。支撑人幸福的不仅靠物质的满足,更需要精神层面的满足,而精神层面,最重要的就是信仰。

问题二:为什么都想去欧美?